每年重点引进大片的上映,都能成为影迷们的狂欢。不过近年,受关注的除了引进片内容本身外,还有字幕翻译。近日,迪士尼电影《复仇者联盟2》上映后,翻译再遭吐槽,引来翻译刘大勇亲写回应,将翻译时片方提供的原版台本进行对比,并发到网上“叫板”网友。

因为这已经不是C罗第一次与巫术结缘。2009年9月马拉加人佩佩宣称,自己对C罗施加了伤病诅咒。不知是巧合还是巫术作怪,在他施法仅一周后,C罗就在比赛中被铲伤脚踝。随后葡萄牙足协立即雇了另一名巫师,他的使命就是破坏佩佩在C罗身上施加的“黑魔法”。

对翻译的声讨,并不是从《复联2》才开始。《黑衣人3》《环太平洋》《银河护卫队》的年轻翻译贾秀琰就曾受到很大争议,她在接受京华时报采访时坦言,这种指责对自己造成了不小的压力,“其实我很欢迎大家的理性讨论,但网上也有不少人是进行人身攻击的。”所以从去年开始,她停止了更新微博,但现在再去翻看,她的微博下面仍有不少最近发出的充满恶意的评论。《复联2》尽管不是她翻译的,也仍然没能避免“躺着中枪”。

这次替刘大勇发布回应的译制片专业评论人陆柏宇,在接受京华时报采访时介绍,其实目前官方并没有字幕翻译一说,所有的翻译最后都是为配音服务的,这也决定了许多网友喜爱的字幕组翻译人员不容易成为官方字幕翻译,“首先要承担很强的保密义务,再次他们的翻译风格并不是非常适合进行配音”。对于目前翻译人手不足、时间仓促导致的一些失误,他认为不可避免:“这真的没办法,无论是谁翻译,片方规定你什么时候交,就必须什么时候完成。再加上配音版导演还得改词,演员来配音,录音师混音,时间仓促不可避免。”

据记者了解,像《复联2》这样一部大片,翻译是一个不小的工程,不可能由一个人独立完成,其背后是一个包含制片人、翻译、导演、录音师、字幕员等工作人员的团队。加上做全景声的时间和送审阶段,一部引进片的翻译制作前后要经过两三个月。由于很多好莱坞大片的最终版本直到上映才能确定,所以很多翻译是对着片方提供的原版台本进行翻译,而不是直接看影片进行听译,最后上字幕前还要经过校审。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国的引进片是不出现翻译人员姓名的,他们算是真正的幕后英雄。不过近些年来,出于对译者劳动的尊重,他们的名字被放到影片结束后的片尾,排序也逐渐提前,同时也将他们推上了风口浪尖。

与此同时,翻译们的收入并没有得到明显提升。八一电影制片厂译制片负责人王进喜对媒体表示,目前一部译制片的译制费大约为5万元,其中包含了翻译、配音等各种费用,最后能分给翻译人员的钱极少。

虽然字幕翻译报酬低,但强度并不小。他们既需要对引进电影台本中的内容进行翻译,还要翻译影片中例如背景人物对话这样的背景音,以及特写镜头中的文字内容。另外,翻译承担的工作还有前后字幕的翻译、撰写电影梗概。早年没有电脑,不少翻译都要手写台本。

即使翻译们背负着如此大的压力,网友极力呼吁字幕组牛人加盟引进片翻译团队,但根据国家广电总局电影局的相关规定,进入国内大银幕上映的进口分账片和买断片仍然只能由上海电影译制厂、长春电影集团译制片制作有限责任公司、中国电影股份有限公司译制中心和八一电影制片厂这4家单位译制。

陆柏宇告诉记者,目前国内只有长影集团译制片制作有限责任公司和上海电影(集团)公司上海电影译制厂有限公司有在职和专职的配音演员和翻译,“北京的译制圈是只要有引进片,王进喜主任会临时建组找翻译导演和配音演员。”北京这两家公司按体制来说只是挂名,翻译导演、配音演员都是一个班子,分张云明(曾为唐僧配音)和廖菁、张伟(曾指导《甄嬛传》配音工作)班底,会有制片人找合适的导演做译制工作。

国内的4家译制单位在翻译类型上也各有侧重:长春擅长韩语片,北京擅长剧情片,八一厂擅长史诗片,上海擅长文艺片。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外国片商告诉记者,在这个阶段,引进片的国外片方是不多加过问的,但是一般会派专门的人跟着翻译组。

小H曾是悠悠鸟影视论坛字幕组的资深翻译,他告诉京华时报,像这样的论坛聚集的是一些影视爱好者,成为论坛字幕组翻译的门槛并不高,翻译也没有报酬。小H介绍,一般一部大片的字幕分成若干段,由七八个人一起完成,”一般下午接任务,晚上就交了,各自翻译自己的部分。”

翻译电影前段的比较轻松,翻译后面片段的则需要先看前面的片段,再翻译自己的,最后由校对进行错误勘察。论坛字幕组的翻译一般语言较活泼,还不时跟网友卖萌,但由于一部片子由多人完成,语言风格不够统一也是常见问题。

谈及引进片翻译,学者但汉松称有差的地方,但网友的吐槽有些夸张,“绝大多数网友没有翻译经验,有时人家故意那么翻,你却认为翻不好,这样误伤的情况是存在的。”他以《复联2》举例说,片中的you son of bitch,其实不需要一定翻译成脏话,“用你这个老伙计,不失为一种不错的译法,在美式英语里,哥们儿互相打趣,用这句话是可以的。”但汉松表示,中国没分级制,翻译要注意对青少年的导向。

在中国译制片时代有不少经典译制范本,“那些需要配音的翻译,得照顾到口语、配音需要,如果上下文接不上,配音的人可以感受出来的,语言打磨也更加精益求精,那个时代的翻译是质量最高的。像《简爱》《茜茜公主》语言没毛病,现在进入字幕时代,引进大片虽然更多,但是没有找到特别专业的人士翻译。电影语言越来越鲜活,一些俚语靠字典是没法解决的,所以近些年好莱坞大片引进来做字幕也更难。”谈及论坛字幕组的翻译,但汉松认为字幕组质量也是良莠不齐,“字幕组有的也很夸张、网络化,自以为高明。”

但汉松表示,翻译是见仁见智的事。

那么大片的引申义是否都需要翻译出来呢?在他看来,引申含义是否翻译出来得看具体片子,“像类似《复仇者联盟》这样的快餐文化,为何一定要当做‘信、达、雅’的翻译案例来琢磨?爆米花似的东西属于不是很强调艺术性,在字幕里打括号解释,用中国典故套外国典故,对观众也是干扰。自作聪明插入一些语境空白,或者补充文化背景,是剥夺了一部分观众看电影的注意力。他可以通过电影去感受和想象,可能错过很微妙的东西,但这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

影评人谭飞看来,译制片目前普遍的情况是有一些不符合原文的翻译字幕出现,“像《银河护卫队》《环太平洋》等片也出现了太随性的发挥,不是现在翻译水平下降,而是赶工较严重。字幕翻译的发挥不能跟原意冲突,加入自己意思,而导致离题万里。”

谭飞认为,近几年好的字幕翻译范本有《速度与激情》,还有一些比较人文的电影像斯皮尔伯格的《战马》,“好的翻译,重要的是保持一种语感,而不是光听起来带劲,为了追求商业目的,惹观众哄堂大笑,那样的翻译会比较粗糙。”

谭飞表示,像一些法语、德语等外语片在美国的翻译也会有问题,但他们还是比较尊重原意的,“片商买了以后找专职翻译人员进行翻译,但难免会出现错误,因为一些欧洲俚语、方言翻译成英语,要贴近也很难。”他表示,有一些国产片翻译出去,片名让中国人看了也觉得很奇怪,这也是文化差异的原因。

影评人韩浩月认为,对于以声效、人物形象为重的大片,观众更关注视觉娱乐性,抓住翻译的硬伤没必要,“观众对剧情的不足都不关注,又何必在翻译上较真”。他表示近几年大片翻译得较好的情况乏善可陈,一般有误差,不可能原汁原味,主要是因为翻译者处在原有翻译思维里,没有适应多媒体时代网友要求。他建议字幕翻译可以在不脱离原意情况下,语言更鲜活一点,“特别是影片中的俗语、俚语应该找到合适中文精准表达出来。”

韩浩月分析,现在网友要求更多,他们挑刺主要满足一种吐槽心理,在这个情况下,他认为《复联2》在这么短时间内翻译出来,整体可以打85分。韩浩月透露,国外对于影片的字幕翻译,会根据不同片子找最合适翻译,“国外是市场化的运作手段,给翻译留的时间也会相对充足。”

众多中国大片像《卧虎藏龙》《让子弹飞》《一九四二》《狼图腾》等也纷纷走出国门在不同国家上映。近日在国内进行二次发行的电影《狼图腾》,此前在法国、蒙古、意大利、荷兰等国上映获得不错口碑,在法国首映当天位居当日榜首,创下了近年华语影片在法国的最佳成绩,其外文字幕对于传播助力不小。

《狼图腾》的制片人王为民告诉京华时报记者,影片的英文是由片方找国内的翻译公司翻译完成的,和国内上映的片子中英文字幕一样,台词翻译要结合原著小说的中文和英文剧本,“影片的中方出品方负责英语和蒙语的翻译,蒙语是根据中文翻译过来的,法语是法国出品方根据英文在法国完成的翻译。以此保证尽量符合原著,以及当地的语言习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