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据本报记者的采访,中钢集团确定了一个称之为“业务重组、债务结构调整、体制机制管理变革”的一揽子解决方案。在这个方案中,对内是以“止血、瘦身、造血”为目标,推进内部改革调整,对外则是以“时间换空间,不逃避债务”为目标,推进金融债务的结构调整。

中钢集团5月18日回复《第一财经日报》称,由于历史包袱沉重,且集团前期发展中快速扩张,经营粗放等问题在行业低迷时期集中暴露,从而出现了债务光绪元宝危机迹象。

据中钢集团内部人士透露,该公司正进行“内外”调整:对内是以“止血、瘦身、造血”为目标,推进改革;对外则是以“时间换空间,不逃避债务”为目标,推进金融债务的结构调整。

实际上,自去年9月份曝出贷款逾期后,中钢集团就开始寻找解决危机的出路了,并做出了一番近乎“伤筋动骨”般的折腾。

按照中钢集团之前提出的设想,需要采取一些系统性的变革,这种变革基本明确将分5步走,第一步是重塑业务板块;第二步将中钢集团各个板块里的一些核心公司构建好,优化管控模式;第三步是改革总部机构,达到精简高效的目的;第四步是优化人员配置,最后一步是完善体制机制。

其中,在业务梳理的过程中,除了要将贸易、钢铁、炉料三大下属公司按照存在贸易物流的共性合并以外,还开展工程装备、科技新材料,投资的、服务的、期货经纪,资源开发等方面的业务梳理。

在这之前,中钢集团已经进行过多次人事更迭。在徐思伟真正执掌中钢集团之前,前任总裁贾宝军也曾采取了一系列“瘦身”措施,但鉴于中钢此前推崇的激进扩张模式,而在应对快速转变过程中,适应的脚步并没有同步跟上,导致不少问题“积重难返”。

据财新周刊报道,截至2014年12月,中钢集团及所属72家子公司债务逾1000多亿元,其中金融机构债务近750亿元,涉及境内外80多家银行,以及一些信托、金融租赁公司。报道还称,中钢已委派相关机构进行了审计,“集团是否资不抵债已有第三方判断,但整体债务重组方案还未成型”。

一位中钢内部人士向《第一财经日报》表示,媒体所说的债务重组,可能指的是中钢跟银行在谈是不是消债、免息、债转股等这些手段,中钢将这称之为债务调整,相当于是通过调整债务结构,来缓解资金难关。

根据《第一财经日报》记者采访,中钢集团确定了一个称之为“业务重组、债务结构调整、体制机制管理变革”的一揽子解决方案。在这个方案中,对内是以“止血、瘦身、造血”为目标,推进内部改革调整,对外则是以“时间换空间,不逃避债务”为目标,推进金融债务的结构调整。

在财新周刊的最新报道中,新的债务重组协议还在做,目前债务协议仍以银行借新还旧为主,但是否所有债权方都同意,还需要再观望。

“债务结构调整这块,目前是最大限度争取各相关方的支持,另外还通过新平台公司的运营,防控业务转型中的经营风险。”中钢集团方面如是称。

值得关注的是,伴随着国家“一带一路”战略的部署实施,中钢集团也在推进国际产能合作,试图通过工程装备等有优势的产业,培育新的增长点。

此前,中钢国际就通过资产置换、发行股份的方式,从中钢股份有限公司和中钢资产管理有限责任公司拿到二者共同持有的中钢设备,并实现主营业务转型,目前中钢设备的业务已涵盖钢铁冶金的全流程,同时扩展至有色、矿山、电力、新能源和基础设施建设等非钢领域。

前述中钢内部人士介绍,目前,中钢设备的主要目标市场为政治、经济成熟稳定、与中国经贸发展紧密契和且有密切经贸往来的国家,“涉及‘一带一路’沿线且已经有工程业绩的地区(除中国外),已经涵盖15个国家,这15个国家已经签署工程合同金额超过40亿美元,占所有海外市场签约总金额的近2/3,是中钢设备海外工程市场的重中之重”。

10天前,在莫斯科克里姆林宫,中钢集团总裁徐思伟与俄罗斯奇克苏公司董事会主席格奥尔吉.鲁巴诺维奇.拉姆扎依采夫签署了一个涵盖锰矿采矿、选矿、道路、基础设施和电解锰项目的总承包合同。

5月18日,中钢集团旗下上市公司中钢国际(000928.SZ)对外披露了上述大单。根据公告,该公司全资子公司中钢设备有限公司(下称“中钢设备”))与俄罗斯奇克苏公司签署了电解锰项目总承包合同,合同总金额达46.2亿元,为中钢国际2014年营业总收入110.61亿元的41.77%。

该项目包括建设一座年开采75万吨锰矿的矿山、一座年产35万吨锰精矿的选矿厂、一座年产8万吨99.8%的电解金属锰厂、含配套的基础设施、公路和铁路。

“这是中钢设备继去年成功签下俄罗斯MMK钢厂烧结烟气脱硫项目之后的又一杰作,这个项目是中钢设备在俄罗斯签署的第一个大型工程总承包合同,也是国外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大型工程总包合同。”中钢内部人士如是向《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说。

本报记者采访得知,目前,俄罗斯哈卡斯共和国州长已经书面向俄罗斯外经银行主席和普京总统汇报了项目的进展情况,接下来他还会亲自汇报,以推动项目的尽早实施。与此同时,中钢设备也在与俄罗斯哈卡斯共和国和科麦罗沃州两个州的地方政府,就成立分支机构、劳动配额的申请等问题进行沟通,为上述项目的执行扫清障碍。

这桩大单并不能让中钢集团的债务烦恼少多少,但这是一个不错的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