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通宝tongbao818进京涵养水源 北京地下水位16年来首次回升

史料记载,公元前571年,老子就诞生在河南鹿邑。所以,鹿邑县既是李姓的发源地,又是老子的故里,而每年的农历二月十五就是老子诞辰日。今年4月3日,农历二月十五,恰逢老子诞辰2586周年,在鹿邑县老君台、太清宫的老子庙会上,许多民众前来烧香祭拜。

记者从市水务局了解到,此次地下水位回升不仅仅是一两个监2015年8月乾隆通宝背面满文测点的情况,而是全面系统的回升。其主要原因是南水进京缓解了水资源紧张,同时,也是全市开源节流,严控地下水开采的成效。

历史上,北京是水资源丰富的地区,“母亲河”永定河常有泛滥之虞,城内有六海,北郊海淀湖泊众多,南郊还有数不清的“海子”。进入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北京地下水位很高,甚至出现了盐碱地现象。当时的农业和水利专家还专门成立了“治碱”研究组。然而随着城市的发展、人口的增加、降雨量减少,地下水位一降再降,盐碱不治而愈,北京却也进入缺水时期。

从有完整气象资料记录的1956年至1999年,北京多年平均降雨量达到585毫米,较为丰沛。自1999年起,本市多年持续干旱,至2014年,多年平均降雨量仅479毫米。2014年,全市降雨量439毫米,水资源量仅21亿立方米。

与此同时,北京城市快速发展,人口急骤增加。据市统计局的数据,1999年本市常住人口为1200余万人,2014年常住人口2100余万人,用水压力逐年增加。

“超采”,是指地下水开采量大于补给量,从1999年起北京年均超采地下水5亿立方米左右,形成大面积超采区。长期超采造成地下水位不断下降,1980年,本市地下水埋深为6.7米,1998年降至11.88米,18年下降了5米。从1999年开始大幅下降,到去年降至近26米。连续15年,平均一年下降近一米。

七八月份,北京正处盛夏,城区日供水量持续高位运行,连续数周维持在300万立方米以上。7月13日,用水量更是达到了破纪录的333万立方米。

拧开水龙头就有水,这是普通市民的感受。然而对于水务部门来说,保障供水压力巨大,“往年有好几次,用水峰值已经接近我们的供水极限了,那时候,真是捏着一把汗呀。”市水务局一位负责人曾告诉记者。(下转第四版)

本市地下水位16年来首次回升,这一讯息让人欣喜。

对于严重缺水的北京来说,这是一个来之不易的成果。南水北调中线工程自去年正式通水,目前可供应市政自来水的一半以上,一定程度上缓解了京城用水紧张的状况。同时,本市近年来推广多种节水举措,加快建设节水型城市,也在逐渐收到效果。淘汰高耗水产业,万元GDP水耗连年下降。日常生活中,参与节水行动的市民也越来越多。

然而,地下水位有所回升不代表我们可以“高枕无忧”。北京依然是缺水城市,节水是北京永恒的主题。要保障2000多万人的用水安全和首都的可持续发展,必须持久不懈地强调节水意识。要让珍惜和节约水资源成为全社会的共识,化为每个人的日常行动、生活习惯。节水要从一点一滴入手,做到可不用的水坚决不用,可少用的水绝不多用,可重复用的水竭尽所用。积少成多、持之以恒,才能在节水持久战中不断有新成效,守护好我们共同的“生命之源”、“发展之源”。

今年,这种压力就小了许多。每天,200万立方米南水北调水送进千家万户,占到了市政供水的60%以上,成为夏季供水的“主力军”。

“与去年相比,本市今年的日最高供水量整整增加了23万立方米,但南水进京缓解了供水紧张,日供水能力从322万立方米提高到了372万立方米。”市水务局水资源处处长戴育华说。

去年底,南水北调中线工程正式通水,位于城南的郭公庄水厂成为第一批全部使用南水水源的水厂,每天供水50万立方米。戴育华说:“7月份的地下水位监测显示,大兴区地下水位回升最多,这与郭公庄水厂位于城南有直接关系,它的供水范围主要是丰台、大兴,原来的地下水源全部置换为南水。”

随着输水管网的运行稳定,南水的用量正在不断加大。截至8月底,南水进京已达5亿立方米,今年用量将达到8.18亿立方米,预计明年可以达到10.5亿立方米,远期规划中除个别远郊区县外,本市大部分区县都将喝上千里而来的南水。

“当然,7月份地下水位回升,同汛期降雨量偏大有关,但从数据上来看,截至8月底,本市今年平均降雨量为420毫米,与多年平均降雨量503毫米相比并不算多。”戴育华分析,“地下水位在用水量最大的7月份实现回升,最大的功臣还是南水北调。”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由于水资源紧张、市政供水管线建设滞后等原因,朝阳、海淀、丰台、石景山以及部分郊区县的机关单位、居民小区都开凿了一批自备井。据统计,截至去年年底,城六区仍有6000多眼自备井,每年抽取2.4亿立方米地下水,约占城区供水总量的1/4。

近年来,由于管线老化、年久失修,自备井水质部分指标超标,跑冒滴漏等供水事故的发生率有所增长。南水进京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本市水资源紧缺的现状,为自备井置换提供了条件。去年11月,本市水务部门正式启动置换工作,本市东部、南部供生活饮用的自备井最先被关停。

截至7月底,朝阳、丰台等地区共关停84眼自备井,涉及50个小区和单位,每天置换地下水量达到了3.3万立方米。这样算下来,本市每年将减采地下水1200万立方米。置换后,30多万居民的用水质量得到了改善,水价不变。

9 月4日至5日,一场持续了30个小时的降雨滋润了京城大地。记者来到潮白河顺义段,这里是重要的地下水源地,眼前是开阔的水面,四周绿荫环抱。“这处地下水水源已经开采了30多年,地下水位下降严重,埋深近50米。随着南水进京,开采量逐渐减少。这些天降雨丰富,对地下水回补非常有利。”市水务局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

除水源地外,记者又走访了一些集雨工程,今年刚刚建成的西郊砂石坑正敞开怀抱集纳雨水,一场雨就为它留下了70万立方米雨水,全市1050处集雨工程共收集了727万立方米雨水。

“北京的水资源紧张,每一滴水都非常宝贵,从2000年就开始实施严格的水资源管理制度,逐渐减少地下水的开采。”戴育华说,“从2000年到2014年,本市常住人口增加了约800万人。但从用水量来看,2000年是40亿立方米,去年是37.5亿立方米,其中还包含了8亿立方米再生水。实际就是新水用量由原来的40亿立方米减到30亿立方米,人口增加800万但用水量却减少了将近10个亿,这是开源节流多种因素促成的。”

节流,本市提出“农业用新水负增长,工业用新水零增长,生活用水控制性增长”的目标,2000年农业用水约17亿立方米,现在不到8亿立方米,农业灌溉少用近10亿立方米;工业用水从2000年的10亿立方米到2014年的5.1亿立方米,减少一半。

“进入21世纪的头几年,本市开采地下水达到高峰期,年开采量约27亿立方米;去年,地下水开采量降到21亿立方米;今年前7个月,比去年同期减少7200万立方米。计划到2020年,地下水开采量控制在17亿立方米左右。”戴育华介绍。

市水务局相关负责人表示,根据近期的地下水位监测结果看,此次地下水位回升不仅仅是一两个监测点的回升,而是全面系统的回升。本市将通过严格的地下水保护措施,促进水环境全面改善。